品味老巷绵长的酒香

2014-04-21     1622 次阅读

W020130319557349289179.jpg


  东关的老巷简古而又宁静,青灰色的旧墙砖上不知刻下了多少历史的印痕,而最让人念念不忘的是那深巷中飘逸的酒香。
  3月12日,记者有幸品到了已珍藏30年的东关老酒。那酒香而不艳,低而不淡,醇香幽雅,浓而不猛。再一口咽下,便有了一股沉绵,令人牵肠挂肚。闭眼冥想,遐思悠悠。主人戴敬华笑着说,这便是东关老酒厂早年间酿造的“沂州府”酒,珍藏了这么多年,酒香越发醇厚。
  戴敬华口中所说的东关老酒厂本名临沂市酒厂,从建厂至今,伴随着东关人走过了半个多世纪,影响了几代人,是东关对外最深入人心的标志,更是根植于东关人脑海里最深刻的记忆……
  1953年,在曲曲折折的东关巷中建起了临沂市酒厂。这是国家当时在我市投资兴建的四大国营企业之一,规模在全省同行业内都屈指可数。早在计划经济时代,临沂市酒厂所产的沂河牌串香型白酒就闻名遐迩,那时临沂地广人众,但物资匮乏,特别是酒产品供不应求,沂河酒更是一滴难求。
  当年浩浩荡荡的 “换酒大军”令人印象深刻。戴敬华1970年就进临沂市酒厂工作了,他向记者回忆说,那不是买酒,简直就是“抢”酒。他告诉记者,在计划经济时代,老百姓是要拿粮食来换酒的,三斤地瓜干贴2毛8分钱换一斤沂河酒。为了“抢”到酒,每天天不亮,人们便推着手推车,或拉着地排车,满载着粮食风尘仆仆地赶到东关了。“酒厂早6点一开门,厂门口和小巷里就已经围满了人。人最多的时候都挤出了东关的巷道,一直排到现在的临沂八中。”“一直到晚上8点酒厂关门,还会有很多人排队,他们只能到附近的旅馆住下,明天接着排。”
  在采访中,东关人对当年酒厂之盛感怀不已:巷子里终日车轮滚滚、人声鼎沸,一车车美酒从小巷运出,酒香也随着车流散逸,在小巷内回荡。

W020130319557349288741(2).jpg
W020130319557349288741(2).jpg
 
 
  俗话说,酒香不怕巷子深。1988年在巴塞罗那举行的国际质量评比大赛上,临沂市酒厂酿造的沂州府牌酱香型白酒受到一致好评,最终获银质奖章。戴敬华作为临沂酒厂的代表从大赛组委会颁奖嘉宾手中接过了奖牌。从此,东关的美酒终于从小巷中飘向四海,蜚声国际。
  80年代的最后几年,东关酒厂所打造的“沂州府”酱香白酒品牌,开创北了方生产酱香型粮酒的先河,历经努力终成北方优质酱香酒的代表。北京中南海、北海御膳饭庄指定其为专用酒。产品更是远销日本、韩国等国家,名声鹊起,东关酒厂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,一度占地达四五百亩,职工几百人。东关人或进厂工作,或坐享其便,经营起了酒水生意。酒厂引得东关风生水起,东关酒越品越美。“90年代以前,说自己是东关老酒厂的工人,别人都会另眼相看。”回忆起当年东关老酒厂的盛名,戴敬华脸上总洋溢着骄傲。

W020130319557349280825.jpg
 
  但好景不长,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,酿酒企业越来越多,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,临沂市酒厂在改制为洪福酒业有限公司后,并没有再次腾飞。2000年后,东关酒厂厂房停用,洪福酒厂迁到了河东区。如今,当年熙攘的厂房变成了杂芜的荒地,只剩下了一堆堆断砖残瓦和那锈迹斑斑的铁门。

W020130319557349288063.jpg
 
  风风雨雨60年。今天,东关老酒厂连最后的荒芜都将随着旧城改造而永远的消失,这不免让人喟然长叹。但陈酿有醇芳,多年后,当人们打开那尘封的“沂州府”佳酿时,那浓郁的酒香必将跨越历史,再次勾起人们更加悠长的回忆。